葡萄酒的品质可以被计算出来吗?

添加评论分享
发表2017年6月19日 17:00

这是一个我觉得比较有代表性的,统计学或者说大数据能战胜人类的一个实例。在很久以前葡萄酒的价格,完全是由拍卖决定的,葡萄酒的品质则由很多品酒师来决定。

普林斯顿大学计量经济学家奥利•阿什菲尔特(Orley Ashenfelter)教授通过统计1952-1980年期间6家波尔多名庄(白马、拉图、拉菲、爱士图尔、蒙特罗斯、碧尚女爵)10个年份的60款葡萄酒在1990年-1999年期间的伦敦市场拍卖价格曲线,并用一箱葡萄酒价格的自然对数作为被解释变量,推导出了一条葡萄酒价格的公式:

葡萄酒价格被解释变量=0.0240×AGE(酒龄)+0.608×TEMP(葡萄生长期平均气温)-0.0038×RAIN(8月至9月的降水量)+0.00115×WRAIN(上年10月至本年3月的降水量)

那么,这个公式真的与实际情况相符吗?彼得·帕塞尔(Peter Passell)在《纽约时报》(New York Times)中报告指出,奥利给出的统计方程与数据高度吻合。

2002-2011 年份的拉图城堡的市场价与帕克评分的关系
2002-2011 年份的拉图城堡的市场价与帕克评分的关系

事实看来,也确实是这样的。例如,奥利从大量的气候和酒价的数据中,分析发现,冬季降雨量每增加1mm ,酒价就有可能提高0.00117美元。所以,1961年的波尔多,适宜的降水量和平均气温早就了“世纪年份”,而1986年的波尔多,生产期内过低的气温及收获期过多的雨水,拉低了1986年的价格。

如果按照公式计算,酒齡在酒价影响因素中占的比例并不高,这就解释了“是否葡萄酒越老越好”这个问题,同时,如果降水增加是在收获季节(8-9月期间),那么每增加一个单位的降水量,就会降低葡萄酒价格,相反,如果降水增加是在生长期(上年10月-本年3月期间),增加的降水就会给提高葡萄酒价格。

从公式上看,葡萄酒品质好坏,居然与酿酒方法、酿酒师水平、葡萄品种等因素无关!真的靠谱吗?

我们先来看看奥利的资历——奥利不仅阿什菲尔特不仅是一名经济学家,还是资深葡萄酒爱好者,创办了《葡萄酒经济学》杂志(Wine Economics),现在还是美国葡萄酒经济学家协会(AAWE)会长,长期致力于从经济学角度研究葡萄酒的收藏和投资!

20世纪90年代初期,《纽约时报》在头版头条登出了奥利的最新预测数据,这使得更多人了解了他的思想。奥利公开批判了帕克对1986年波尔多 葡萄酒的估价。帕克对1986年波尔多葡萄酒的评价是“品质一流,甚至非常出色”。但是奥利不这么认为,他认为由于生产期内过低的平均气温以及收获期过多 的雨水,这一年葡萄酒的品质注定平平。

当然,奥利对1989年波尔多葡萄酒的预测才是这篇文章中真正让人吃惊的地方。尽管当时这些酒在木桶里仅仅放置了3个月,还从未被品酒师品尝 过,奥利预测这些酒将成为“世纪佳酿”。他保证这些酒的品质将会“令人震惊地一流”。根据他自己的评级,如果1961年的波尔多葡萄酒评级为100的话, 那么1989年的葡萄酒将会达到149。奥利甚至大胆地预测,这些酒“能够卖出过去35年中所生产的葡萄酒的最高价”。

看到这篇文章,评酒专家们非常生气。帕克把奥利的数量估计描述为“愚蠢可笑”。萨科林说当时的反应是,“既愤怒又恐惧。他确实让很多人感到恐慌。”在接下来的几年中,《葡萄酒观察家》拒绝为奥利(以及其他人)的简报做任何广告。

评酒专家们开始辩解,极力指责奥利本人以及他所提出的方法。他们说他的方法是错的,因为这一方法无法准确地预测未来的酒价。例如,《葡萄酒观察 家》的品酒经理托马斯·马休斯(Thomas Matthews)抱怨说,奥利对价格的预测“在27种酒中只有三次完全准确”。即使奥利的公式“是为了与价格数据相符而特别设计的”,他所预测的价格却 “要么高于、要么低于真实的价格”。然而,对于统计学家(以及对此稍加思考的人)来说,预测有时过高、有时过低是件好事,因为这恰好说明估计量是无偏的。 事实上,奥利确实证明了帕克对葡萄酒的评级系统性地上偏。因此,帕克不得不常常降低自己最初的评级。

1990年,奥利更加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地。在宣称1989年的葡萄酒将成为“世纪佳酿”之后,数据告诉他1990年的葡萄酒将会更好,而且他也 照实说了。现在回头再看,我们可以发现当时《流动资产》的预测惊人地准确。1989年的葡萄酒确实是难得的佳酿,而1990年的也确实更好。

怎么可能在连续两年中生产出两种“世纪佳酿”呢?事实上,自1986年以来,每年葡萄生长期的气温都高于平均水平。法国的天气连续20多年温暖和煦。对于葡萄酒爱好者们而言,这显然是生产真正柔润的波尔多葡萄酒的最适宜的时期。

在理论上,你把任何产区、任何年份的气象数据代入这个公式,都能推算出该产区该年份的葡萄酒品质,根本用不着浪费时间、破费差旅费去波尔多品尝期酒。

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伊恩•艾瑞斯在《超级数字天才:什么都可以预测》一书中,把阿什菲尔特与发明“棒球垒得分公式”的比尔•詹姆斯等数字怪才一起,列入“超级数字天才”行列,书中写道:“笔者查阅过拉图近年来的拍卖价格,1989年份的卖价的确是1986年份的两倍多,而1990年份的卖价更高。罗伯特•帕克(美国著名酒评家),接受现实吧!”

1条回复分享